今宵杯中映不出明月。

逆光逃亡

      城市上空,阴霾密布。浓稠的夜色悄然将一切尽数掩藏。

      头戴红色猎人帽的少年,狼狈不堪,满脸血污却掩盖不住眼底射出的暴怒与不甘的光芒。一纸轻飘飘的退学通知,几件简简单单的行李,少年只身一人,逃离了这片乌烟瘴气之地,从此踏上一条荆棘密布的道路。

      ——这是小说《麦田里的守望者》开端一处令我印象尤为深刻的场景。初读时,惊讶于书中数不胜数的“污言秽语”,少年霍尔顿叛逆、不羁、游手好闲、无所事事的不良形象跃然纸上。然而随着阅读进度的推进,固守的偏见开始渐渐消除。


      逃出了贵族学校牢笼般的桎梏,才发现这一墙之隔的世界,处处是繁弦急管,红灯绿酒。人们纵情于声色,沉迷于钱与权带来的巨大冲击与快感之中。

      这是一局步步为营的险棋。稍不留神便可能被困其中,无力脱逃。

      迷途的少年挣扎在血淋淋的利益场里,伤痕累累。疲倦的他撕去了老气横秋的大人伪装,蜷缩在暗无天日的角落里无声抽泣。

      疯狂的人群渐渐散去,金碧辉煌的大厅仿佛在一瞬间黯然失色。少年拖着空空荡荡的身体,穿过空空荡荡的走廊,走向空空荡荡的大厅。

      他仍是孤身一人。


      世界之大,该何去何从?承载着少年时期满满回忆的浅水湖,再也没有鸭子成双成对聚集的痕迹。曾经那些无比珍视的东西,如同那张准备送给妹妹当礼物的唱片,坠落在地上,摔成一片片。

      少年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偷偷潜回家中,却又在忐忑和不安中匆匆逃离,辗转各方,无处安歇。无论他走向哪里,哪里都容不下他。我看见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他一步步挪向暖器口,看见他垂头丧气地挂上了始终无人接听的电话,看见他待在一个他不喜欢的女孩旁边时一脸窘迫不耐,看见他提着行李在密密的人流中逆向穿行……

 

      少年说,他想当一名麦田里的守望者。

      这世界就好像那一望无际的麦田。孩子们在麦田里追逐嬉戏,却未注意远处有一片深不见底的悬崖。守望者的职责,就是在孩子们靠近悬崖之前及时阻止他们,把他们带到安全地带。

      由于对这世界的恐惧与厌恶,少年半月来在人潮中浮浮沉沉,渴望寻求到一个知己。就像是一个坚定执着的寻光者,他伸出了双手,想将那温暖揽入怀中。然而,那光芒竟是灼热刺眼得难以想象!父母不明真相的诘问与怀疑,老师同学的刻薄与谄媚,势利鬼们的暴虐与欺凌,都是那一道道的利刃,将他切割得遍体鳞伤!

      行至文末,我们所看到的这个少年,还是我们之前所认为的那个无可救药的坏孩子吗?恰恰相反,他或许是这个城市里为数不多的明白人了。并非是崇尚武力,他愿意用他那并不强壮的臂膀,为孩子们撑起一片明亮的天空。

 

      故事的最后,少年最终还是留在了这里。在滂沱大雨中,他戴上了那顶红色的猎人帽。大雨将他连同猎人帽一起浇成了落汤鸡。他微笑,透过密密的浴帘,妹妹的蓝色大衣清晰可见。妹妹坐在旋转木马上,开心地笑着,一圈又一圈地旋转,旋转……

      其实少年本就应该充当着被保护的角色。他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索要关爱与照顾,自由自在地奔跑在无垠麦田里,衣食无忧。

      就像,他保护着的孩子们一样。


评论
热度(6)

© Ammer H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