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宵杯中映不出明月。

2015.2.24 散步

      下午和爷爷奶奶一起去中洲公园散步,途经江边的一排李树。对,就是那种果实一颗颗格外饱满圆润、红的,发紫的那种。

      春寒料峭,细长的枝条上冒出了一颗颗殷红如血珠的花苞。

      记忆里,李花初绽时是如霜雪般素白,过了些时日便披上艳丽的红装。我想起以前放暑假到江边,薄暮时分,天边燃起了红彤彤的火烧云,而这一排排书上的花朵则像是暴烈炽热的火焰,红得耀眼,红得绚烂。

      而这红,最终会随着年岁的流逝愈发醇厚,留存下来的是岁月的沉淀,随瑟瑟秋风归为尘土的,也将是最好的肥料。

      草长莺飞二月天,正是这些树新生的时节。新的一年已经开始,更要加油工作啊。

      不必惊讶,那是土地赐予她最为香醇的美酒。
     

 

评论

© Ammer H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