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宵杯中映不出明月。

纸上长安

       以墨为引,借纸为媒,我被引向那名为长安的古城。

       长安,长安。简短的音节,承载了太多的悲欢。捧读书卷,单薄纸页上记载的字字句句滚烫得能渗入骨血。那城,那景,栩栩然在纸上铺陈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十里望断雁,八水绕古城。随一缕缱绻墨香,踏上长长的古道。头顶的阳光耀眼而刺目,碧空如洗;脚底是黝黑的土地,坚实宽阔如汉子袒露的胸膛。清冽的风捎来远方雄浑粗砺的秦腔,缓缓飘散在这广阔的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   历史达达的马蹄声由远及近,渐渐明晰。在纸上,有清冷皎洁的月光洒下,像是落了一地的霜;在纸上,繁华的丝路上客商络绎不绝,清脆的驼铃之声与谈笑声交互错杂;在纸上,有人影散乱的闹市,旌旗飘扬,春风得意的公子郎官信马由缰,一日赏遍长安花;在纸上,气势恢宏的宫阙隐没在沉沉夜色之中,清越的晨钟之声将古城从睡梦中唤醒……

       长安仍留在纸上。

       长安的春风醇烈如酒,长安的桃花明媚娇艳。正是这样一座美丽的古城,曾孕育华夏炎黄,曾目睹秦俑入土,曾簇拥汉室称雄睥睨天下,曾聆听边塞号角弓弦铮然。

       然而,朝代更迭,天下易主。长安已不再是这个国家的至高荣耀。紫气东去,徒剩惨淡落寞。褪去了鲜艳的红装,长安孑然一身伫立,任风雨飘摇。曾经的十三朝古都,脆弱得几乎就要消散在这薄薄的纸张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长安的春风依旧醇烈,长安的桃花依旧明媚。风水流转间,只余长安孤守着染上尘灰的城门。一切再也回不到从前。

       长安生来即孤独忧伤。然而始终缄默无言的,也是长安。为何一个人和一个朝代的生命是如此短暂,而长安的生命却又是那样漫长。弹指匆匆数年,时代已更变了数代,老旧的早已化为一抔黄土,新的转瞬间又将要紧随离去。此去几千年,谁能将长安陪伴?

       长恨绵绵无绝期!小小纸张,怎诉得尽这绵绵长恨?

       所幸,长安一直与人们相连相系。人们未尝将长安遗忘。人们因长安而喜笑颜开,因长安而倍感荣耀,因长安而惆怅落泪,因长安而怀古论今……

       长安更是坚韧的。在这里,曾酿出刚烈的好酒,曾挂满浓烈的辣椒。直爽,豪迈,是长安人的秉性。长安人世世代代在这片热土上耕种劳作,世世代代将一腔赤诚之心传承!

       从纸上一排排密密排列的文字中,我望见长安仍旧数十年如一日孤守着城门。在寒冷的冬夜里,长安频繁入梦,纵使两鬓早已染上岁月的斑白,却仍有着纯净如稚童般的容颜。

       长安和这个国家,都不过是沧海之一粟。数千年风风雨雨经历,这座古城,属于长安的生命已经结束,接下来的时光,由年轻的西安代之度过。

       生命没有了,长安魂仍在。

       这座千年古都,经历了诸多坎坷而最终留存,因它的精魂永存而得以不朽。

       掩卷,起身。世人都不会忘记,这座城曾以“长安”为名,而这个熠熠闪光而永不磨灭的名字,将永远被铭刻在这素白纸卷中。

       千言万语皆化为数声凄然长叹:

       “长安——长安啊!——”

评论
热度(6)
  1. bashoAmmer H.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Ammer H. | Powered by LOFTER